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滢馨伊甸园

静守一窗岁月,捡拾时光深处那抹幽香,期许似水流年珍藏永恒的瞬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红尘深处觅梵音  

2013-07-26 22:31:21|  分类: 滢馨音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     菩提树上,如莲的心音,结满了前世今生的因果,羽化的,花开两

 

  瓣,一瓣朝东,通向那芸芸轮回转世之路;一瓣向西,通往苍生企道之

 

  路。我的心,在泉水里,在鸟鸣山幽里,在梵音里得到皈依。

 

      佛音的祥和伴随着莲花的沁香,在这个静谧的夜晚让我大彻大悟之后

 

  如空灵,六根明净。“本是无一物,何处染尘埃”,在瞬息万千的红尘,惟愿

 

  思绪淡泊如水,以一颗平常之心,看太阳升起,看斜阳沉落,任似水流如蝶

 

  轻舞,笑看红尘

 

       人生有三境界,先是看远,才能览物于胸,再是看破,才能洞若观火,

 

  最后是看淡,才能超然物外。只有看远才能看破,只有看破才能看淡。缘来缘

 

  去缘如水,种如是因,收如是果。一切唯心造,笑着面对,不去埋怨。悠然,

 

  随心,随性,随缘。注定一生改变的只在百年后,那一朵花开的时间。菩提树

 

  下,盘腿的禅理和虔诚根植于大慈大悲的灵魂深处,普度众生阳光泽泻回归

 

  的本真,转动的经轮,预测未来祸福的佛签容下罄竹难书的庄重。

 

      清晨的松林,漫随天外一隅灿烂的阳光,织一布光与影的图画。没有明

 

  月幽静,了却色的忧郁,却任阳光斜了发线,或重或轻地打湿了记忆的裙

 

  角,衣袂飘然,暗香而至,盈袖的依然是把酒东蓠后的情怀。

 

     轻轻的梵唱,声音缭梁,将人带进忘我的境界。抛开了烦恼,远离了世俗

 

  的纷争,心如止水,浮躁自出,唯留空灵。沉侵于这美妙的旋律中,还有什么

 

  放不下,还有什么看不破?静静地聆听佛音,仿佛自己找到了困惑的根源,领

 

  悟了缘起缘灭的禅机 

 

      听,佛祖堂前,梵音袅袅,钟磬声声,濯洗万千贪恋的目光;看,青玉

 

  案前,经文朗朗,木鱼阵阵,宁静物欲横流的痴与嗔。大音稀声,你用大爱洒

 

  扫世俗,清洗纤尘;悲咒嘹亮,度化众生。

 

      皈依三宝,大德圆满,救世的真言,道破红尘的死与生。菩提树下,我

 

  看见救苦救难的佛祖端坐莲台,现身说法,念念有词,抛撒甘霖。然而,资质

 

  愚钝的我没有天生的悟性,看不破世间的烦与恼,参不透人间欢和悲。
 

     岁月洗尽铅华,轻扰一段红尘俗事,褪去泛黄的记忆,万物尘埃落定,染

 

  了迷蒙的烟雨。寂静,是否落于心涧,淡定,是否润色一弯嘴角的弧线,或是

 

  眼睫扬起的笑意,倾尽内心深处的梵音。

 

     繁华若梦,人只是一粒细微的尘土,只是一棵小草,只是一朵花,狂风暴

 

  雨终摧折,由不得你想停留,由不得你自己想要的意愿而飞舞,由不得你不肯

 

  凋零不肯归去。细数流年,花开花谢,轮回依然。万丈红尘之中,我依然痴

 

  于温凉双眸的那一袭淡妆,萧瑟的秋风绘不尽大漠千年的冷清,千年的壁画道

 

  不完千年敦煌的灿烂与文明。固执的相思,古老的繁华,被无情的冰霜剥蚀。
 
    世人不知有因果,因果何曾饶过谁?冥冥天地间,一切自有定数。
悠悠的

 

  佛音,抚平心上的伤痛。那些曾经,那些过往,那些依稀的容颜,那些风中飘

 

  着的承诺,已是前尘。

 

     花自飘零水自流,这是各自的宿命,谁都无法改变。看这滚滚红尘,情路

 

  几多坎坷,有多少痴男怨女求不得,爱不能。道是前缘注定,奈何今生难续,

 

  原以为一路携手迎风避雨,原以为化蝶共舞飞向天的尽头,何曾想到情深缘

 

  浅,你要停留,我要天涯。何曾想到劳燕分飞之后有生不能重逢。  
 
  

 
     仓促间,流年飞逝,花已成落英,情已为逝影。渡不过这情欲苦海,看不

 

  破这深深红尘,何处才是岸?何时才能拨开这万丈红尘?不如,不如一把长

 

  剪,断前尘,剪去过往,唯留一盏青灯,夜夜伴佛。青丝去了又返,佛音常

 

  伴耳边,有情无情,有缘无缘,皆随缘。

 

     月牙泉边,千年的风沙掩埋三千追逐的梦想;月牙泉水,止渴了时光深处

 

  多少干裂的双唇。斑驳的容颜,凄凉了西去的驼马铜铃。然而,佛陀的警示,
 
  依然没有唤醒迟缓而沉重的步履,任飘渺的命运交响曲潺入茫茫的孤旅心河。

 

  当蓦然回首,又是谁沉醉在风霜雪月的千年幻景,任失去墨香的竹简透析远去

 

  的盛唐豪情?
 
     大漠昏黄的前景,止不住贪婪的脚步。那些唐诗里的忧伤思念,在悠悠漫

 

 漫的人文史志里剪不断,理还乱;那些宋词里的缱绻依恋,在千年的历史长河

 

 中才下眉头,又上心头!

    三世的华颜凋落无数涟曼的秋心,八千眷恋目送皈依向佛的后人。那些残

 

  存于记忆深处的伤痛,是否风化在你回眸的当年?悲壮的啸声,吹凉了多少壮

 

  志热血?漫漫的黄沙,淹没了多少儿女长情?马蹄得得,大漠的孤烟,熏痛了

 

  谁的双眼?飘渺了谁的明天?楼兰的新娘,是谁卸下你柔媚的面纱?是谁掀起

 

  你殷红的盖头?千年的呼唤,你是否还在繁华的街角等着我?
 
     菩提树下,我是守望你千年的蛇妖。千年的忏悔,没能悟化我异类的魂

 

  灵;千年修行,千年的莫邪斩不去心中纠结的伤痛,无奈的回首。沉浸在悲

 

  壮的落日,我的思念染红了大漠的星空。
 
     期待中的相守,其实就是一个转身的距离。然而,坚决的步履背叛了你

 

  的回归之路。此生的我,注定沦落在你温柔的风尘之中,注定与你擦肩而过。
 
  在彼岸花开的流年,记不起哪首是你来时的歌?辨不清那条该是我的回归

 

  路?菩提树下,深植遒劲的禅学;然而,沧桑的情怀,揽不住虚脱的神,

 

  缠绵的叶脉,分岔我向佛的心。

 

     寺里悠扬的钟声,敲响了一曲佛音。一宿的梵唱,只是面佛的虔诚,是否

 

  仍在?当回首的瞬间,终不是青灯伴影,不过在那流泻的幢幢火焰上寂静那一

 

  颗浮躁的心。笑了的佛,笑了又笑,以千年不变的姿势,望穿了心里跳动的烦

 

  思。扰了的心音,久久不曾离去,念了的红尘,时时侵袭原本的纯真。何不置

 

  身于深山老林,任寂静敲打浮躁的心事,拈花而过的微笑,是否还熟悉着静好

 

  的唇齿?

 

     庙里的诵经,以阳光呼啸山峦的姿势扑面而来。老僧的入定,何尝不是教

 

  我们省了烦乱的心。荡涤心底,如渭城朝雨浥过的轻尘,淡然地望着青青的柳

 

  色,那时,心里已然开出了一树繁花。

 

     流转千年,那反弹琵琶,敦煌的岩壁上,却早已寻不到曾经飞天的浪漫牵

 

  手,找不回曾经刻骨铭心的恋曲。因了瞬间檀变的尘缘,因了你的掷琴而去,

 

  我依旧在流转的轮回里,守望在前世的菩提树下,沿着千年的思念纹路踽踽而

 

  行,直到你相思的梦中,然后在你青睐的佛光中羽化成仙…… 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你走了,黄菊花开了 - 滢馨 - 滢馨伊甸园

 

 

 

 

夜听大悲咒 - 鳕鯡鮩鲒 - 鳕鲱鮩鲒的博客

 


 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78)| 评论(2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